其它
“从我身上流淌出来的血液能融入到别人身体里让他重生,觉得自己特别有用。”

a016d765cfd0d90bbf575b38eefc5400.jpg

8月19日,历经近6个小时,弥渡小伙张玺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完成了造血干细胞采集。带着他身体余温的造血干细胞血液随即被装入专用医疗箱,由志愿者一路护送至江苏省一位白血病患者身边。今年31岁县城管局职工张玺成为了我县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第一人。

9975cabe10efdd86382cf3782b29d781.jpg

张玺:“三年前,在爱心献血点无意中看到关于造血干细胞捐献的宣传资料,张玺便在现场做了登记、预留下血液资料。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无意之举会成为救人一命的人道义举。”


f472c8eec270621dc52a2435cbe71965.jpg

2019年4月20日,张玺牢牢记住了这个日子。这一天,一通来自云南省红十字会的电话,让他五味杂陈。电话中说,张玺当时在中华骨髓库留下的血液样本HLA(人类白细胞抗原)初配型与一患者相合,请他考虑是否进行进一步配型检查和捐献。

b3eaffdcd23de258554b749a484097cd.jpg

非亲缘造血干细胞配型的符合概率大概是十万分之一,选择继续配型的张玺既激动又紧张,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是否是冥冥之中,上天选择了你来挽救另一个陌生人生命”的答案。一个月后,张玺高分辨细配成功。工作人员再次向他确认是否考虑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

94f2bcefcaf185d1b63da56094952798.jpg

按照规定,在最终采集前的任何一个阶段,捐献者都可以改变决定,随时终止。“但如果改变决定,首先对患者心理是个打击,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破灭不说,还需承担之前产生的费用。而且在最后阶段改变主意,患者可能已‘进仓’,消除了自身免疫力,这个过程不可逆,如找不到新的捐献者,可能就会面临生命危险。”在了解到“悔捐”的后果后,张玺深知自己决定的重要性,这时张玺才把此事告诉了妻子丁艳兰并寻求理解。

2412744702ac96cfaa11431f3e923a2a.jpg

“不想让身边人担心”,张玺在此之前一直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此事。丁艳兰回忆,知道丈夫决定捐献造血干细胞时的第一反应是:“吓哭了”。在过往对干细胞捐献的认知中,她最心疼的就是骨髓穿刺将会给丈夫带来的痛苦。反对还是支持,丁艳兰踌躇不决。

964081a66a8df985796ff7090f3644b5.jpg

除了在网络上大量了解到的关于造血干细胞捐赠的内容之外,丈夫张玺的一句话让丁艳兰决定支持:“万一和我配型成功的病人是和我们三岁女儿一般大小的孩子,如果不帮他,你能忍心让这么小的生命就看不到以后的太阳吗?”

0cea025f03d57709970c24692146a1e0.jpg

在妻子的坚定支持下,张玺进行了健康体检并和中华骨髓库协商确定好了具体采集干细胞的时间。这一切安排妥当后,张玺才把即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实告知了父母。

d03e486689bca758fb655ff04a953c64.jpg
张玺一家

母亲和儿媳刚得知这一消息时的反应是一样的,哭。过了三天,老人家才愿意开口和儿子说话。在母亲对儿子的抱怨中,张玺从2012年起每年都坚持的献血成了导火索:“献血你也要去献,现在骨髓你也要捐,你是家里顶梁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让一家子怎么办?”

ffea9615e4f72d615c09cb1c3b7a214e.jpg

长久以来,很多人对捐献造血干细胞仍然存在认知空白:捐献干细胞是不是要抽取骨髓,谈者色变;捐献后是否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这是张玺两口子问遍、查遍得出的安心答案:目前采集造血干细胞,早已不采用麻醉后创伤较大的采集骨髓的方法,而是采用皮下注射动员干细胞的药物后,通过一种采血的管路(血细胞分离机采血管路)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绝大多数采集量仅仅100多毫升。部分捐献者在动员的几天内可能出现低热、关节疼痛等感觉,但动员停止后这些症状就会消失。截止目前,世界范围内尚无捐献干细胞对人健康损害甚至影响生育等情况的报道。

bc4312cd1913358b37312aa696f35154.jpg

“和原来献血没有差别,抽一小管血,医生自己会自己去提取要用的东西的。”为了让家中老人安心,两口子像哄孩子一般做通了老母亲的思想工作。

367b07018ad11e6bc839e4dccea33e57.jpg

8月14日,张玺独自动身,到达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进行采集准备,为了促使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生长释放到外周血中,张玺每天需要定时注射“动员剂”。8月19日上午6点,注射完采集前的最后一针“动员剂”,造血干细胞采集在两个多小时后正式开始。

d47079d6c82980f01abcc7b71d2cfd7b.jpg
张玺与省、州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造干会志愿者合影

血液从张玺的左胳膊流出,经血细胞分离机后,与生理盐水、补钙溶液等一起由右胳膊回流。漫长的采集过程,妻子、县红十字会的看望慰问、省红十字会和省造干库志愿者的陪护是对张玺最大的鼓励。在张玺来昆前,曾经专门向他打电话分享自己捐献经历的大理州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服务队队长、成功捐献者尹晓玲在这一天也赶到医院进行陪伴。

0489c69ee278ec0dffbdd69ba20b0946.jpg

当天下午两点半,血细胞分离机停止工作,造血干细胞完成采集,张玺如释重负:“像卸下一块包袱,终于轻松了,因为有人会因为我脱离痛苦、重获新生。”

eb84b6dd1a5e36d7d6e2d67026e87d0a.jpg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观察,20日上午,张玺和妻子一起离开医院归家,这一路上,他们对生命有了新的定义:“当看到自己的血液被带走要送到千里之外去救人,感觉很微妙,以后如果体质允许,我还是会继续帮助他人。”

ebb521e681e78c2cf2bafa94ef3b156a.jpg

据统计,仅在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内,我县已完成中华骨髓库入库登记409例。

2fa2a50afde40d0be6705f0a18853461.jpg

县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杨家菊:“首例配型吻合并捐献成功的张玺,无疑是为弥渡的造血干细胞捐献事业注入了强心剂,我们有信心,他的人道义举将会鼓舞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这一支传播爱心的队伍之中。”


弥渡县融媒体中心 欧阳嘉佳 报道
大理广播电视台 施晓倩 整理编辑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我是大理电视网,
美女小编。
点我开始对话吧:)

发布
内容

每日精选文章推送

单号网